<dd id="nioz9"></dd>
        <rp id="nioz9"><ruby id="nioz9"><input id="nioz9"></input></ruby></rp>
        <rp id="nioz9"><acronym id="nioz9"></acronym></rp>
        <dd id="nioz9"><pre id="nioz9"></pre></dd>
        1. <em id="nioz9"><acronym id="nioz9"></acronym></em>

          為什么對邪教的宣傳要堅決做到“不看不聽”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發布時間:2022-10-25 13:50 瀏覽次數:

          走在街上,有人遞來一張邪教宣傳單張,上有所謂解決一切問題的妙方;候車無聊,有人跟你說世界末日要來,信它才能得救;上網瀏覽,頁面跳出一個邪教網站鏈接,充斥著各種奇談怪論……邪教非法宣傳就像生活的牛皮癬,在我們不經意的時候就會跳出來。

          “碰到邪教宣傳怎么辦?”經常有群眾問道。對此,我們的建議是堅決“不看、不聽、不信、不傳”。對于“不信、不傳”,一般群眾是容易接受的,但對于“不看、不聽”,有些人就不理解了,他們認為“看一看有什么所謂,我不信、不傳就是了”“聽聽無妨,邪教那點小把戲怎么可能騙得了我”“看看它都說了些什么,說不定還能提高辨別能力”。然而,真實的情況是,現實中不時有人出于好奇瀏覽邪教網站、閱讀邪教反宣品、聽信邪教人員的傳教,結果一步步落入邪教的圈套。

          下面,我們結合邪教非法宣傳內容的特點以及人的認知、思維等特性,談談為什么要做到“不看、不聽”邪教的宣傳。

          邪教宣傳無底線販賣恐懼,容易使人變成情緒垃圾人

          邪教拉攏人的一個主要手段是為處在困境、危難等壓力、恐懼狀態中的人們提供一個簡單快捷、包治百病的答案,該手段屢試不爽,總是有人因此中招。[1]由于確認偏誤,人們很容易誤解,以為邪教只能欺騙那些處于“現實”困境中的人們。事實上,正如美國邪教問題專家瑪格麗特·辛格所言,只要條件適合,任何人都可能被邪教俘獲。關于情緒的心理研究表明,人的情緒并不完全受外部世界主宰,而是大腦在已有經驗基礎上結合輸入信息對未來進行預測、判斷的結果,因此同樣的事情,不同的人可能產生截然不同的感受。也就是說,就算你現在感覺事事如意,通過渲染你曾經的不快、生活的隱憂乃至喚醒潛意識中對于未知、死亡的恐懼等,也可能讓你不知不覺間產生無助和依賴感。邪教宣傳就是要達到這樣的目的,它們總是試圖渲染或喚醒人的焦慮和恐懼,使人欲罷不能、受其操控,或變成厭惡人生、仇恨社會的情緒垃圾人。

          大腦傾向于察覺威脅,相比正面信息,它對負面信息的反應更加強烈。[2]邪教開始傳教的時候,總是會先說一些關于疾病、災難、人生無常、社會不公之類的事情,讓你產生焦慮、悲觀的感受。這樣,聽者就很容易產生想知道更多此類信息的趨向,從而順著他們的指引傾聽邪教的宣傳、瀏覽更多邪教反宣信息等,逐漸步入邪教預先布置的信息“繭房”,一發不可收拾。

          當環境突出了人類的脆弱以及非人力可控的力量時,對復雜問題的簡單解決方案變得特別誘人,處于這種狀態下的人很容易受到邪教的精神控制和行為操控。[3]一些青年學生瀏覽邪教網站上癮、陷入邪教桎梏不可自拔的例子,就是這種情況。

          由此可見,“法輪功”“全能神”等邪教媒體無不堆積了各種夸大其詞或胡編亂造的負面信息,除了要討西方反華勢力的歡心,還可能達到吸引、控制人的圖謀。而且,就算我們立場足夠堅定,不會與邪教沆瀣一氣,但如果大腦里積壓了大量邪教編造的恐怖、負面、陰謀論等信息,變成一個情緒上的垃圾人,對我們的身心健康也是非常不利的。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不要因為自己的好奇心為邪教洗腦打開缺口

          事實上,不管如何強調邪教傳播的多是虛假、負面信息,瀏覽或傾聽邪教宣傳容易使人欲罷不能、情緒受不良影響,很多人還是不以為然,“就聽一下,天掉不下來”“隨便看看,上不了癮”,這是經常聽到的托詞,反映出思想防線的松懈。由于自我提升偏差,我們很容易產生一種“優越性錯覺”,認為自己比別人有更高的自控能力,知識更廣博,覺得騙子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英國心理學家茱莉亞·肖指出,即使我們希望自己足夠謙虛,盡量避免過度自信的錯覺,我們也可能無法真正做到,因為上述各種偏見或錯覺,大多是有選擇性的記憶加工過程的副產品,我們無法控制。

          [4]2022年3月,沈陽網警通報了這樣一個案例,一個小伙子學習了一點反詐知識后,覺得已對騙子的套路了如指掌,想要主動調戲一下騙子,結果還是被騙了4萬多元。生活中很多這樣的例子,一些人接到詐騙電話后喜歡跟騙子聊上幾句,想要戲耍一下對方,結果反而真的被騙了。所以,民警建議接到詐騙電話時最好直接掛斷,與騙子能離多遠就離多遠,所有的僥幸心理都有可能自食其果,“不要用自己的愛好去挑戰別人的飯碗”![5]生活中的很多其他方面也是如此,對于一些不好的事物或不健康的習慣,最好的方法是從一開始就不要嘗試它。很多嘗試戒煙的人開始時都說戒煙很容易,然而事實上很少人能真正戒煙成功。為什么會這樣?因為多數人在開始下決心戒煙的時候,都能堅持一個月、兩個月、半年甚至更長時間不吸煙,這時,戒煙在他們看來并不是什么困難的事情,當有好友、同事遞來一根煙,就可能以“戒煙很容易,吸完這一根以后不吸就是了”為借口重新開始吸煙,墜入一邊認為自己隨時可以戒煙,一邊事實上并沒有戒煙的奇怪邏輯。毒品上癮也是這個原理,一些人正是因為不相信吸食一次就會上癮,結果走上癮君子的歧路。

          抵御邪教也是一樣,邪教常常被喻為“精神毒品”,邪教宣傳的內容往往加上宗教、氣功、科學等各種偽裝,真偽混雜、是非難辨,很多時候防不勝防,最好的防備方法就是不要接觸它們,不要因為一時好奇為邪教侵入打開缺口。

          “寧愿沒有地圖,不要‘錯誤地圖’”

          邪教組織為了欺騙、聚攏人員,壯大自身,謀求不法利益,宣傳內容中除了充斥著大量虛假、夸大的負面信息,也會加入一些從自身“教義”出發的所謂“理解”或“指引”,比如“法輪功”“全能神”等邪教把某次地震災難說成是對不信教者的懲罰,把某次疫情流行說成“念九字真言可防病毒”“信全能神可以得救”等,一邊制造恐慌,一邊販賣“解藥”。乍一看來,我們可能覺得這樣的解釋很可笑,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但從人類思維的常見特點分析,這些在正常情況下看來荒謬的解釋,在某些特殊情況下可能被當成救命稻草。

          一是“種蠱”,這些不好的解釋可能成為揮之不去的陰影?!叭苌瘛背蓡T王某回憶自己加入的原因,一天,她到市場買菜,一位原來認識的“全能神”人員拉著她說長道短,她聽完后說,我不相信這些的,那人跟她說,你不相信神,過段時間神會降禍于你家里,到時你再來找我。一段時間后,王某小孩玩耍時磕到頭,流了不少血,加上家里一些其他煩心事,本來每個人都會有不如意的事情,但“全能神”人員說的話像蒼蠅一樣縈繞在她心頭,最終將信將疑地一步步投入了邪教的懷抱。

          二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是人們在未知、神秘事件出現時,對一些未經證實或證偽的解釋所采取的常見態度,現實生活中很多病急亂投醫、臨時抱佛腳的情形就是出于這種心理,一些人開始就是抱著這種態度誤信了邪教的歪理邪說。

          三是邪教的錯誤解釋可能會成為思維中的“錯誤地圖”。當我們需要讓某件事情合情合理但又沒有足夠的證據時,我們就傾向于輸入其他貌似合理的內容,來填補信息缺口。[6]一旦生活中出現一些無法解釋的現象或偶然發生了重大變故,我們迫切想知道原因但又一時找不到合理解釋,平時看來荒誕不經的邪教解釋就有可能成為選擇。就好像你去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口袋里有一張你知道是錯誤的地圖,但你還是會拿出來用,很多時候,人們寧可使用一張錯誤的地圖,也不愿意沒有地圖。[7]

          因此,對于邪教那些胡編亂造的歪理邪說,最安全的做法是從一開始就不讓它們在我們的思維中出現,這樣就不會受它們的干擾了。

          珍惜有限記憶容量,謹防時間長了“傻傻分不清”

          最后,假如你無比自信,也非常有自控力,可以在邪教胡編亂造的邪惡信息面前堅定立場,可以對邪教販賣的焦慮、恐懼心如止水、不為所動,而且,你的批判思維能力不錯,在迷路時寧愿獨自摸索也不使用一張錯誤地圖,這樣,是不是可以放任一下好奇心,有空就上網看看邪教又在造什么謠了?然而,盡管看起來你已經刀槍不入了,我們仍然建議,除非出于專業研究或職業需要,否則不要冒這個險,就好像禁毒人員建議人們絕不能嘗試毒品一樣。

          關于人類記憶的研究表明,無論你現在立場多堅定,隨著時間的流逝,你認為現在對你不會產生壞影響的不良信息還是可能對你產生負面影響。

          心理學上把人類大腦中儲存的記憶分為情景記憶和語義記憶,美國認知神經科學家巴斯等人指出,一個人可能經歷了很多情景,最初,記憶是情景的,且依賴于事件內容,隨著時間推移,情景記憶轉化為語義記憶,這些情景可能被逐漸忘掉,只有那些語義記憶會被保留,語義記憶可能只需要新皮層的參與,相對容易提取,而情景記憶可能需要新皮層和海馬系統的共同激活,需要投入較大的注意力資源才能進行提取。大腦的記憶容量是有限的,每個人的記憶會隨時間的推移而發生改變,在事件發生后的幾分鐘或幾小時后,我們就會遺忘關于事件的大部分內容,保留下來的往往會被重組,并因其他知識或偏見而失真,而且經常與其他記憶相混淆。[8]

          理論聽來很抽象,舉個例子就很容易明白,假設你剛讀完一本書,書剛合攏,你就會想不起書中的大部分內容;在較短時間內,你還能記得書中一些印象深刻的內容;一段時間之后,可能你仍然記得那些內容,卻怎么也想不起它來自哪本書;再過一段時間,你看了越來越多書,這些內容就會和其他書的內容交織在一起,共同影響你的認知、行為和態度。

          所以,我們有可能最終只記住了看到或聽到的信息,卻不記得這些信息是從邪教媒體或邪教人員那里得來的,在內隱記憶的啟動效應下,這些不良信息與其他信息一起對我們的行為、決策構成影響,而我們自己卻意識不到自己被那段記憶影響了,從而有可能犯下意想不到的錯誤。

          綜上所述,從邪教宣傳可能對人的情緒、思維和決策造成的惡劣影響,我們再次明白了“邪教是人類的精神毒瘤”的深刻道理,生活中一定要堅定正確立場,積極建立思想和知識的防火墻,克服好奇思想,堅決做到不看、不聽、不信、不傳邪教的宣傳。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国产午夜激无码A∨毛片不卡

            <dd id="nioz9"></dd>
                <rp id="nioz9"><ruby id="nioz9"><input id="nioz9"></input></ruby></rp>
                <rp id="nioz9"><acronym id="nioz9"></acronym></rp>
                <dd id="nioz9"><pre id="nioz9"></pre></dd>
                1. <em id="nioz9"><acronym id="nioz9"></acronym></em>